您的位置:首頁 > 政法文化 > 隨筆感悟 >
散文《那些花兒》
www.pitwac.live 】 【 2018-08-15 16:49:02 】 【 來源:自貢長安網 】
  五月,陽光燦爛。在眾人的期盼中,微電影《回家》攝制組終于扛著大包小包攝影器材從北方某地來了,一部反映檢察官幫助刑事案件中的未成年人回家的文藝作品即將誕生。所有前期工作已經準備就緒,除了一盆山茶花。
  
  《回家》源于一個真實案例。一對夫婦因日常瑣事發生口角。情急中,妻子用尖刀捅死了丈夫而坐牢,留下了未成年的女兒無人照料。為了孩子健康成長,負責辦理此案的檢察官四處奔波,讓孩子有一個歸宿。劇本選取了尋找途中的最后一部分——檢察官克服重重困難,說服經濟困難,與姐姐有嫌隙的孩子的姨媽,讓她接受那個孤苦無依的小姑娘。劇中的姨媽,聽了檢察官的勸說,看到了窗前怒放的山茶,想起了幼年時她和姐姐一起種植茶花的溫馨往事,沉睡的親情被喚醒,淚眼婆娑地接納了浮萍般漂泊的小女孩。
  
  攝制組來的第一件事情是查看道具和場景。
  
  其實,攝制組來之前,在電子郵件上列明了包括茶花在內的道具和場景。負責劇組接待的我和其他同事拿著單子,對號入座,滿城市尋找適合的巷子、屋子和工廠。其他場景都在大家的齊心協力中找到了,唯獨在劇中象征美好團圓的茶花讓我們無能為力、焦頭爛額。三月的四川,茶花碩大如盤,紅如焰火,分外悅目。可到了五月,柳絮飛走了,洋槐花落了,茶花早就沒了芳蹤倩影,這是本地人人盡皆知的常識。不過,我還是心存僥幸,在到花市上東問西問,費了好大力氣,才在一個光線暗淡的旮旯處找到了一盆茶花——那是今年最后的山茶。那盆茶花植株瘦弱,一朵花垂在枝頭,花色暗淡,毫無生機,與春日中的艷麗相去甚遠。在把花送到單位的途中,我戰戰兢兢、小心翼翼,生怕讓人碰到了即將凋落的花朵,否則,釀成工作事故,后果就很嚴重了。
  
  攝制組到來的當天,我們向導演反映了這一情況。身材高大的導演得知這一情況后,捏著黑色的手串,沉吟了半天。他很年輕,生活經驗不足,忽略了南北氣候差異,以為此刻在北方嬌艷欲滴的山茶在千里之外的四川還同樣光彩照人。
  

  “茶花謝了,正當時令的還有哪些?”導演問。
  
  “薔薇、月季,個別梔子花也開了!”我如實回答。
  
  三種花的花語跟電影的要求都有一些差異。導演想了想,決定親自到花市上瞅瞅,看能否發現一些遺漏的更合適的花卉。花市上,群芳爭妍,人潮涌動。經過反復比較,導演決定采用花勢最盛的月季。為了達到理想效果,導演沒有在花市上購買鮮花,而是驅車前往花農苗圃,在燦若云霞的眾芳中選了一株花瓣如紅寶石的月季,作為道具。我們把那株花從土里移栽入盆,滿心喜歡地帶了回去,以備后用。
  
  微電影開機了。劇組白天和夜晚連軸轉,確保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影片的拍攝任務。第一場戲是夜間劇,劇情是檢察官帶領小姑娘去她姨媽家。傍晚出發之前,導演想起白天明晃晃的太陽光,一邊擦汗,一邊問我,“那花沒有蔫吧?”
  
  “沒有!放在辦公大樓靠近水龍頭的地方,沒曬著!”
  
  第一天的戲順利拍完。次日早晨,負責道具管理的我專門到藏花的地方看了看。確認花開無恙,沒有被人摘、沒有遭老鼠咬之后,才跟隨劇組出外景,拍攝第二場戲。當天下午拍攝的內容是小姑娘在學校和其他孩子發生爭執,不僅被孩子的家長辱罵,還被學校的校長訓斥。我們到達外景場地——某小學時,學校還未上課。校園里,孩子的嬉笑聲、打鬧聲、追逐聲此起彼伏,讓人恍惚到了一個歡樂的海洋。
  
  導演下車后,第一時間就在校園的操場上逡巡,尋找一個虎頭虎腦,看起來調皮好動的男孩做劇中的一個小演員。我和其他同事把那盆月季花從劇組的車上挪了下來,放在了學校操場邊的一棵大樹下,讓它透氣、歇涼,“鉚足勁”為晚上的戲做好準備。因為當天晚上那場室內戲,盛開的月季將第一次在鏡頭中,傳達它在劇中的豐富寓意。昨天還絢爛的花朵經過溽熱蒸熏,個別細小的花蕾已經垂了下來,“精神”已不如昨日明顯。不過,鮮紅的花朵、耀眼的色彩還是把劇中命運悲戚的小姑娘的扮演者吸引了過來,她蹲下身來,湊近花簇,埋頭,深深地嗅了嗅,滿臉陶醉……
  
  操場上,小學生們在忘情地玩樂歡笑,絲毫沒有覺察到有雙眼睛在觀察著他們的舉動。孩子們喧嘩著、叫嚷著,個個無憂無慮、精力充沛,宛如一只只小鹿在草原上歡快地奔騰。導演不禁感嘆,人生最好的年華可能就是童年,璀璨得像我們買回來的月季花。很快,一個正在和一群孩子奔跑的男孩進入了導演和攝影師的眼中。攝影師眼睛放光,指著那個胖墩墩的圓臉男孩說,“那個孩子一看就不是很老實!”
  
  導演點了點頭:“頑皮勁兒,很明顯!”
  
  剛剛還和同學嘻嘻哈哈的孩子立即被請到了導演旁邊。小胖子懵了,傻了半天,想不起自己犯了什么錯。他整理了一下歪在胸口的紅領巾,誠惶誠恐地來到了導演面前。
  
  站在導演一旁的小學校長摸了摸孩子的頭,安慰驚慌失措的孩子:“你沒犯錯,放松點!”
  
  于是,小男孩靦著臉,稀里糊涂地在劇中客串了一把,成了圍觀孩子們羨慕的對象。戲拍完后,剛和小男孩演了對手戲的小姑娘,仰頭問小男孩:“你剛才怎么說話結巴?”
  
  “我……”小男孩很尷尬,滿臉緋紅,像盛開的月季。
  
  黃昏時分,攝制組拍完了下午的戲,心急火燎地趕到了某小區的門口,準備在一個居民家里拍夜間戲。化妝師在姨媽扮演者的臉上仔細涂抹著油彩,燈光師專心致志地調整著照明器具,一切看起來按部就班、井然有序。突然,有人尖叫:“花不見了!”
  
  那盆月季花——象征美好團員的月季花,不見了!
  
  所有人都愣住了。回憶了半天,大家才想起,離開學校的時候很匆忙,藏在學校操場邊桉樹下那盆月季忘帶了。此刻,學校早已經放學,校園里闃無一人,除了桉樹上歸鳥的嘰喳聲以外,恐怕再也聽到不其他聲音了。那花會不會被人偷了?或者被人摘,只剩下了殘枝敗葉了?要是那樣的話,今天晚上的戲就拍不成了,一大堆人馬只能收工回去了。
  
  隨行一位同事掏出手機,跟學校的一位負責人——她的老公取得了聯系。當得知那盆寶貴的月季還完好無損地留在原地的時候,她急了,在電話里大聲叫道:“趕快送過來!”
  
  夜間戲順利完成。當拍完最后一個鏡頭,導演用疲憊的聲音喊“收工”的時候,月上中天,整個城市燈火闌珊。當天晚上,鏡頭下的那些花兒美麗動人,猶如一首婉約的宋詞。
  
  電影很快跟大家見了面。影片簡潔流暢,畫面唯美,美麗的月季花成了劇中的亮點,為人津津樂道。那盆月季花后來放在了單位一個窗口,繼續綻放出光彩,吐露著淡淡的芬芳。緊挨著月季花的是那株錯過花期的山茶,山茶植株經過施肥澆灌,精心呵護,現在枝繁葉茂,生機勃勃。
  
  同事們都說,山茶花明年一定會開,開得會和寶石月季一樣耀眼迷人。
  
  作者:四川自貢市沿灘區檢察院 伍平
 
編輯:本站編輯

自貢長安網簡介 | 版權聲明 | 投稿須知 |

蜀ICP備18018994號-1 自貢長安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違者必究

地址:四川省自貢市自流井區交通路20號

1683168诸侯快讯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