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政法文化 > 隨筆感悟 >
很慶幸,我們都在
www.pitwac.live 】 【 2019-06-03 11:09:13 】 【 來源:四川法治報 】

  ——寫給入警十年的我們

  

  喻強

  

  每個人,或許從小就幻想過自己長大后希望成為的樣子。我曾無數次做著當一名飛行員亦或是一名空乘的夢,幻想著每天都能翱翔于藍天。但那一年,在面臨人生抉擇時,我毅然選擇了從警,而這一走,已然走到了第十個年頭。

  

  那天,一名網友在微博留言說:“很久沒有看到你在網上講故事了。”其實,我們的人生,每天都是一個故事,幾十年里,各自講述著不同的喜怒哀樂,或平淡無味,或曲折離奇。

  

  說實話,當初大學選擇讀警校,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面臨抉擇時的不置可否。而畢業后報考警察,或許就是歷經幾年歷練后的理所當然吧。這些年來,那份根深蒂固的警營情節,即便在這波折歲月里歷盡風雨,延續到今天卻依然堅毅,無可替代。

  

  從警的人都明白,警察職業時刻都充斥著各種驚心動魄與無可奈何,有時辛酸,有時狼狽,有時被無端謾罵與指責,有時又承載與背負著太多無法想象的壓力與不解。外人或許看不到榮譽前后的種種不堪與灰暗,更無法體會一些民警在所謂的滿腹牢騷或幾句抱怨后繼續不忘初心、負重前行的篤定。入警這十年來,我所經歷的點點滴滴,鮮有所謂的波瀾壯闊,卻在各種感動與激勵中不斷前行,不斷書寫與刷新著我與這份職業之間的情感記憶。

  

  十年前的此時,一個二十出頭的小伙子就這樣帶著一腔熱血與滿臉稚嫩開始了曾被描述得神秘多彩的警營生活。然而,不到一年時間里,在經歷過出警被抓扯、調解被辱罵甚至抓捕險些被刺傷種種情節后,我才第一次體會到了警察這份職業遠不如想象的那樣光鮮耀人。有人問我,你想過放棄嗎?說實話,真想過。趁年輕,其實還有很多機會可以選擇的,或許真的應該去實現當初那個與藍天的約定。可為什么這一路走來,放棄這個念頭一拖再拖,而堅持的信念卻越來越濃?我想,也許是機緣巧合的注定,也許是看盡風雨后的從容,也許在內心深處,這才是自己真正的初心。

  

  而今,整整十年的光景就在歲月無情的更替中一晃而過。這十年,從社區警務到實戰大隊,從基層一線到機關科室,我經歷與見證過太多歡喜與悲傷,也感受與得到驕傲與自豪。基層工作的繁雜與苦悶不用細說,更讓我值得銘記和感慨的,卻是那一段在禁毒大隊摸爬滾打的歲月,因為一群人的同甘共苦,也因為難熬的日子讓我學會了堅持與堅強。

  

  其實,離開禁毒工作已有好幾年的時間,若不是前些時候同事間的閑聊,我或許并不愿意強迫自己再去回憶那些令人心有余悸卻又不得不歷經的實戰場景,去想起那一張張抓捕時面對的或可憐或可憎的面孔。那幾年,我們都在一場又一場不容輕視的硬仗中磨練著,我們見過自己并肩作戰的兄弟從生龍活虎的模樣變成了掛在墻上的黑白照片,我們一起親歷過寒冬凌晨在外地蹲點守候時冷得把報紙蓋在身上取暖的狼狽不堪,我們共同感受過連續奮戰五個通宵后將一件案子破獲時的欣喜若狂,我們已然記不清有多少個寒風凜冽或大雨傾盆的深夜拖著疲憊身體回家時的一臉茫然……而我們,也把太多的擔心與愧疚留給了摯愛的親人,讓他們同樣經受著這份職業帶去的不安和焦慮。幸而,我們大都有驚無險的走到了現在,走進了另一段相對平靜的工作狀態。

  

  這幾年,總會不時在各種場合聽到那句被大家念在嘴邊的話:這世上哪有什么歲月靜好,不過是有人替你負重前行。是的,在這個和平年代最危險的職業里,又有幾個人內心是平靜的。但無論怎樣,這條路終究還是要繼續堅持走下去,不管你成敗與否,悲喜也罷。

  

  十年里,身邊的人來來去去,走走散散,一起入警的伙伴們,有的已成為領導,宏圖大展;有的則激流勇退,另謀他就。不過很慶幸大家都在,都在。

  

  韶華易逝,那時一個個青澀的模樣被刻上了歲月的印記。在那段最美的年華里,我們都把人生活得意義非凡,以至于回憶起來不會有過多遺憾。所謂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這個世上有太多我們不能左右的人事物,也有太多的閑言雜語與紛紛擾擾。我想,既然選擇留下,唯有堅定的往前走,才對得起這一路風塵和滿滿情懷。

  

  這十年的故事還有太多太多,訴不盡,也無法一一去回想。我們不必苛求每天都能過得多姿多彩。人的一生,際遇各不相同,誰也說不清以后的事情,只是希望將來在我們回憶自己的從警二十年時,還能看著大家像如今這般過著也無風雨也無晴的日子,開著各種無所顧忌的玩笑,然后淡定的寒暄道:“嘿,別來無恙,很慶幸,你們仍在!”


編輯:周子游

自貢長安網簡介 | 版權聲明 | 投稿須知 |

蜀ICP備18018994號-1 自貢長安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違者必究

地址:四川省自貢市自流井區交通路20號

1683168诸侯快讯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