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政法調研 >
新生兒在月子中心被感染 高價“坐月子”真的省心?
www.pitwac.live 】 【 2019-04-09 10:27:59 】 【 來源:四川法治報綜合 】

  據媒體報道,近日,江西贛州的彭女士產后入住當地月子中心,孩子身體出現異常后,月子中心根本沒當回事,被送到醫院時已被確診為重癥肺炎;前不久,杭州西湖區高端月子會所禧月閣工作人員爆料,會所內“一塊抹布擦所有”;2016年7月,武漢某月子中心6名新生兒感染輪狀病毒,1名嬰兒病危;2013年1月,上海某月子中心4名新生兒感染輪狀病毒,生命垂危;2011年8月,上海某月子中心6名新生兒同時感染紅眼病……

  

  隨著產后母嬰健康越來越受重視,坐月子從家庭走向了市場。近年來,二胎政策的開放,更是讓月子中心“一床難求”。與此同時,關于月子中心的負面報道也層出不窮,包括新生兒死亡,新生兒感染敗血癥,收費與服務不符,工作人員操作不專業等。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18年7月,我國月子會所已經超過6000家,而在2016年還僅僅是3000家。面對這個龐大的市場,如何規范其發展,就成了當下面臨的重要問題。

  

  原衛生部部長、中國婦幼保健協會終身榮譽會長張文康指出,產后母嬰康復行業亂象頻出,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缺乏科學統一的規范和標準。在專家看來,當前迫切需要出臺一份強制性標準,并盡快落實月子中心的監管機構,從管理上進行規范。

  

  事件 新生兒月子中心被感染

  

  2018年1月15日,家住北京順義區的劉女士生產后,入住康月(北京)國際家政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康月公司),由其提供照料服務。入住不久,劉女士的寶寶因感冒導致肺炎,并引發了心肌炎等更嚴重疾病。劉女士認為,因為月子中心配備的月嫂當時患有重感冒,又貼身照顧孩子,導致了孩子被傳染生病。隨后,劉女士以合同糾紛為由,將康月公司告上法庭。

  

  庭審中,當法官詢問康月公司是否每次月嫂上崗前都會進行體檢時,康月公司代理律師表示,月嫂入職的時候會對其進行體檢,平時上崗之前會進行簡單的體溫、喉嚨檢查等,但沒有相關記錄可以證明。當被詢問月嫂是否和康月公司之間存在勞動關系時,律師表示,因為公司和月嫂之間合作了兩三年,相互之間比較信任,公司和月嫂之間只是口頭的勞務關系。“康月公司曾表示,會所會聘請正規的醫生進行查房。”劉女士說,直到寶寶已經感染肺炎,他們也沒有提供任何有效的護理,更別說提供合同里所說的醫生服務。

  

  除了護理人員資質不能確定外,月子會所衛生環境不達標、營養餐不新鮮等問題,也一直被外界詬病。

  

  現狀 酒店式的操作模式

  

  曾有業內人士總結,國內月子中心容易出現兩個極端情況。一個是社區模式,在社區租上幾套民房,雇幾個月嫂,就掛上招牌開張營業。另一個是酒店模式,在高級酒店長期租上幾間套房,借用酒店的場地營業。這兩種經營方式存在很多隱患,尤其是在感染防控方面。“比如酒店里大量使用的地毯是最容易滋生細菌的地方;沒有獨立物業及前臺管理,手消毒這些基礎的感染防控措施都沒辦法100%做到。”

  

  事實上,月子中心自誕生那一刻起便“先天不足”。“月子中心最早不是由健康專業人士發起的,而是社會資本以辦企業的形式做起來的。企業家們多是從企業的角度來管理和運營,不可避免地帶來不專業、不規范問題。”中國婦幼保健協會產后母嬰康復機構管理委員會主任委員、復旦大學附屬婦產科醫院院長徐叢劍說。

  

  產婦和嬰兒需要的不僅是家庭般溫暖和照料,更迫切的是獲得康復保健服務和技能支持。“產后母嬰康復機構不是一個簡單的企業,更不是一個賓館,它承擔著產婦、嬰兒的安全和健康的重大責任。”張文康說。

  

  準入和監管雙缺失

  

  據了解,由于目前無法歸入現有的行業分類,也沒有法律明確規定監管部門,月子中心和普通商業機構一樣,只需在工商部門注冊登記后即可營業,既不需要相關衛生資質,從業者也不需要相關資格證書。“準入和監管雙缺失,缺少專業的服務人員,服務質量良莠不齊,存在許多亂象和安全隱患。”中國婦幼保健協會會長陳資全說,很多月子中心向中國婦幼保健協會表達困惑,不知道誰在管他們。同樣地,出了問題后,消費者也不知道向什么部門反映,投訴無門。

  

  馨月匯母嬰專護服務(上海)有限公司董事長曹偉深有體會。在他看來,這是一個“沒人管”的行業,沒有監管部門規定他們能做什么,而是市場需要什么就做什么,從起初的生活照料和護理需求,逐步延伸到醫療、營養、養育觀念,形成居家酒店服務+醫療護理+膳食+孕養培訓服務。“行業發展處于野蠻狀態,監管不明確導致沒人管,大家都是圍繞客戶的需求在做。”

  

  劉女士透露,在訴諸法院尋求權益保護之前,她曾去工商部門反映情況,希望得到幫助,但月子會所態度強硬,工商部門打過去的電話直接被掛斷。“因為目前來看,不管是工商、食藥監還是衛計委,都不是月子會所最后的主管部門,監管真空的時候,企業違法成本會降低。”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俊海表示。

  

  觀點

  

  這些情況月子中心應擔責

  

  “如果月子會所明明白白在合同或廣告中表明,只提供普通護理服務,沒有專業的醫生和護士這些噱頭。只要在孩子出現問題時,及時通知家長,盡到善良管理人的義務,可以不承擔責任。”劉俊海說,月子中心如果沒有及時履行協助義務,不管合同中是否有規定,也應該承擔民事責任。“因為按照合同法中的照誠實信用原則和交易習慣,經營者要履行必要的通知協助義務。”“尤其是對于那些自稱有護理團隊,配置專業大夫、護士的月子會所,如果在做宣傳時,將這些作為‘賣點’,就應該提供相應的服務,何至于還讓孩子產生重癥肺炎都沒發現。”劉俊海表示,月子會所必須有強力的證據,表明自己無過錯,否則就應該承擔責任。

  

  中國消費者協會專家委員會成員邱寶昌對此表示贊同。此外,他認為,如果因為月子會所不履行合同中的職責,導致嬰兒疾病,月子會所就要承擔醫療費,并進行賠償。造成嬰兒死亡的,不僅僅有民事責任,可能還有刑事責任。

  

  迫切需要強制性標準

  

  其實,月子中心的管理并非沒有標準可循。2018年9月1日,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聯合發布《母嬰保健服務場所通用要求》,從服務安全、環境衛生、人員培訓等多方面,對月子機構進行了規定,第一次從國家層面對月子會所進行管理。然而,該要求的標準屬性為GB/T,即國家推薦企業自愿使用,對行業的約束力根本不夠。

  

  在劉俊海看來,當前迫切需要出臺一份強制性標準,從管理上進行規范。“雖然法無禁止即可為,月子中心在工商部門注冊就可以營業,但是經營過程中,公序良俗、合同法、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等都不能違背,但顯然有些月子中心做不到。”劉俊海說,為了規范經營,月子中心的硬件設計、運營方式、人員配置上等方面都要有準確的要求。

  

  盡快落實監管機構

  

  “可以在各地方上建立一個行業協會,由協會制定內部規范標準,沒有達標的企業要被列入黑名單。”邱寶昌認為,針對監管盲區的問題,邱寶昌認為,行業自律應該發揮其應有的作用。“下一步,必須盡快落實月子中心的監管機構。到底是由一個部門實行最終監管,還是食藥監、衛計委、工商部門等部門共同作戰,應該有一個規定。”劉俊海說,月子中心是一個特殊的家政服務行業,月子中的媽媽和嬰兒都很脆弱,除了從服務措施上加強管理外,監管更需發力,只有這樣才能督促月子會所健康發展。本報綜合


編輯:周子游

自貢長安網簡介 | 版權聲明 | 投稿須知 |

蜀ICP備18018994號-1 自貢長安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違者必究

地址:四川省自貢市自流井區交通路20號

1683168诸侯快讯足球